今日关注:
首页 >> 宜恩文化 >> 员工天地 >>
追逐时光的岁月
供稿人:宋春华     发布时间:2020/9/27 15:19:31     阅读人数:142

冬末春初又一年,燕去终有归来时。无奈吾心已尘覆,随那白云入西天。

——题记

 已不知在何时从你的笑脸旁拂过,在那碧柳时节,你突然有一天对我说你要离我而去,因为这一春碧柳并不属于你。话语刚落,你就转身踱去,瞬间散化成云烟升入天空,只留我在这纷繁尘世,我流着泪问你:时光,你要去哪儿?我们何时才能再见面?而此时的你已然离去,没有留下一丝留恋与不舍。

也罢,也许你并不属于我,我无法挽留你,但和你的回忆如小溪般悠悠然淌过,你的笑脸,如春日阳光,你的愁容,如夏日阴雨朦胧,我不曾忘记和你在姹紫嫣红中嬉戏,不忘与你在垂柳下诉说心事,不忘和你儿时的不悔约定。时光,你我相依相守,待到山花烂漫时吾将携你手,垂钓碧溪上,一碟菜肴两盏淡酒,诉你我心中之快乐,诉你我心中之烦忧。可是,我们终将会有老去的那一天,不能携手拾级登高楼。

时光荏苒,春,从我身旁匆匆路过,未带走一袖清风,未留下一抹云彩。像儿时在河边玩耍,踩进泥沙中的小脚丫被河水重新淹没填埋;像幼年打翻在地上的一杯水,回眸间便被蒸发成水汽;像少年时在河边嬉戏,留在水里的涟漪被湖水一次次吞噬抹去;像刚过的昨天,剩下的回忆一点点变成空白,一丝不留随时光消逝,抓不住,唤不回。

我曾彻夜痛苦哭诉被时光抛弃的满腔委屈,却只有大雁的阵阵哀号传回;我曾整日狂啸被时间丢下的不满,却只有知了的尖叫孤独回应。也许我只能一人去承受这失去的痛苦,抑或只有自己忍耐这被抛弃的无奈。然而时间裂缝太深太沉,这一残酷的现实惟一留给我的就是对白驹过隙的深刻体会和对寸寸光阴寸寸金的感受。本当释怀,本当放开,或许一切仍在原处。

春光,希望仍存,虽然岁暮阴阳催短景;夏天仍在,虽然,门前流水尚能西;秋天,收获仍在,虽然一蓑烟雨任平生;冬天,憧憬仍在,虽然天涯霜雪霁寒霄。没有什么离去,虽然时光飞逝;没有什么不在,虽然流水淌过飞快。而我们该做的不是闲梳妆,独倚窗,徒增愁容,徒添悲伤,而应对日高吭,开怀畅饮。

无论怎样,时光荏苒,像一缕阳光,从指缝中溜过,只留下留恋与不舍,并没留下半点施舍与怜悯。但我们为何不学学日出,让自己更璀璨,终有一天,和时光比比,看谁更光亮。

是啊!即冷眉转身把吾对,不如吾笑使其转身回,就算对日光有再多不舍,也得竭尽一生追 (审核人:蔡崇胜)

鄂公网安备 42011302000488号